将腾讯的“不测之忧”加罪于监管是开错了药方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9-30 来源:本站 点击:

  大文豪苏东坡是一位改革家,也擅长于分析中国历代经济改革。他在著名的政论文章《晁错论》中开宗明义的第一句就是:天下之患,最不可为者,名为治平无事,而其实有不测之忧。对如日中天的腾讯来说,2018年8月的这个时间节点,看似治平无事,依旧是庞大的巨无霸,而实际上,一个重要的信号是——其市值相比于最高值,蒸发约1.5万亿港元,市值跌去30%,可谓是“不测之忧”。

  腾讯遭遇的“不测之忧”是什么?当腾讯在日前发布二季度财报后,各种分析不一而足。腾讯一众高管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面对分析师的提问时,将其中一项原因指向了监管。因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暂停了游戏商业化的许可,没有总局发放的游戏版号,游戏无法正式进行商业化运营,导致游戏收入下降。而后,国内外都有舆论将政府描述成了阻碍腾讯等游戏公司发展的障碍。认为机构改革导致审批卡壳,让公司遭遇巨额损失。

  事实上,正如腾讯高层所说,游戏没有得到许可的主要原因是这一官方主管机构正在进行重组,很多游戏因此还没有得到许可。另一方面,近段时间政府也确实加大了对游戏的管理力度。基于国家的相关法律制度和规章,也基于公序良俗等社会基本伦理和道德原则,对网游的负外部性做了良好的管控,让那些过于血腥和暴力的游戏远离青少年。

  机构改革整合兹事体大,由此带来暂停审批有合理性,企业和行业不应臆度“绑架”监管部门,甚至因此指责政府成为产业发展的障碍。

  更重要的是,游戏有其特殊的外部性。从经济学来说,外部性指一个人或一群人的行动和决策使另一个人或一群人受损或受益的情况。与正外部性截然不同的,负外部性是某个经济行为个体的活动使他人或社会受损,而造成负外部性的人却没有为此承担成本。网游的负外部性一直受到社会诟病,中国著名的高考乡镇六安市毛坦厂镇每年输送上万高考生,在这里,电脑游戏被视为全民公敌,露头就打。而在媒体的报道中,未成年人沉溺于网游进而厌学甚至走上非正常路径的不在少数。监管部门考虑对其予以规范和整改,体现的是社会公意和长期社会效益,而不是单一企业、单一行业一时的利益。

  监管严格对企业来说是一种考验,对全民来说则是一种福音。面对这种局面,作为从业企业,看待这一问题时不能只有个体小利,而无视社会大义。如果把业绩下滑,股价下跌归因为监管,显然是开错了药方。

  私以为,作为游戏从业企业,与其指责监管耽误阻碍了自己发展,不如从以下几个方面反思自身的问题。

  一是在游戏攒下巨额利润之后,是否应该多元化,多条腿走路。尤其是在关系企业、国家、民族核心竞争力的高科技领域加大投入,不是一味的沉迷于游戏赚快钱。二是替社会、替监管着想,真正落实游戏分级,未成年人游戏防沉迷等措施,将游戏的外部性降到最低。

  今年年初,腾讯创始人之一、前CTO张志东现身说法,反思全民数字化浪潮中,科技带来的“信息过载”、手游沉迷等社会问题,讨论科技公司如何平衡商业利益和社会责任。现在来看,虽然我们的游戏产业已经登顶全球,代表性的企业腾讯也曾经因为游戏成为亚洲股王,富可敌国。但如果从业人员不考虑如何将企业盈利与社会责任融合在一起;看到的只是数字不断增长的巨大体量,而无视于人们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只是纯市场的思维,而在市场至上的大旗下心怀对规则的无视,对监管抵触和不满;那么由此产生的巨大产业和巨无霸公司,存在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张晓红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何谓自融? 自融,最典型的表现形式是P2P平台为自己的关联企业服务,而所谓的关联企业,不仅仅包括相互存在控股关系的企业,也包括同为一个(实......

  08-07真的吗?那我们钱没有了,平台自融不兑付也不用坐牢吗?曾12018-08-31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