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澳亚牧场数百死牛未经检疫流向市场官方称仍在侦查中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15 来源:本站 点击:

  澎湃新闻()10月8日报道山东泰安肥城市澳亚牧场偷卖病死牛事件后,肥城市官方9日回应称,两年前未公开的死牛案确实存在,但近日澳亚牧场出售淘汰牛只的检疫程序并不违规,并透露,此前的案件仍在侦查中,案中被“另案处理”的两位澳亚牧场负责人因证据不足已被解除“取保候审”。

  肥城市有关部门9日向澎湃新闻发来的“关于澳亚牧场淘汰牛有关情况的说明”(下称情况说明)称,10月8日下午,澎湃新闻报道泰安澳亚现代牧场有限公司偷卖病死牛事件后,肥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由市委副书记任组长、分管副市长任副组长的处置小组,召开由公安、畜牧等相关单位参加的会议,并组织人员连夜到现场调查处理。另据山东媒体“齐鲁壹点”报道,肥城市官方对澳亚现代牧场所有存栏的牛全部封存。

  澎湃新闻10月8日曝光了两年前山东泰安澳亚牧场向当地牛贩王秀玺出售595头死牛一案,其中243头被证实流向市场。案后,从澳亚牧场购销死牛的28名牛贩,及同案被牵出的当地另外两家牧场负责人等30人相继获刑。但此案案情在过去两年间一直未被公开。

  报道发出后,肥城市官方回应确有此案。据新华网10月9日报道,肥城市畜牧局负责人介绍,2013年,澳亚牧场向周边村民王某某出售数百头死牛,未经检疫直接屠宰售往市场。警方侦破这一食品安全案件后,对涉案人员依法处理。相关部门还对涉案的餐饮单位、个人进一步追责。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案发后,澳亚牧场原场长孙景峰称,出售的死牛包括意外死亡和疾病死亡,以病牛最多。另外,案发后能查实澳亚牧场销售给王秀玺的死牛为595头,证实流入市场243头,其余死牛下落不明。

  然而,针对该案的具体案情,案中所涉死牛死因、死牛肉的流向,以及案后澳亚牧场的处罚整改情况,牧场相关负责人为何未被追责等问题,官方仍未公布更多内容。2年前的这桩“死牛案”,仍有诸多疑问待解。

  10月9日上午,肥城市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向澎湃新闻称,对澳亚牧场出售死牛一案的侦查工作一直没有中断,目前还在侦查中,“还在补充证据”。该负责人表示,案后当地畜牧部门对澳亚牧场作出了处理,具体处理情况还在了解。

  以此同时,肥城市官方称经现场核实后发现,近日澳亚现代牧场按规定对生产性能低及受物理性损伤的牛进行批次淘汰处理,所淘汰牛均有检验检疫证明,而非偷卖病死牛。

  此前,澎湃新闻记者在泰安澳亚牧场看到,9月11日至14日,该牧场在出售淘汰牛只过程中,有部分牛只无法站立。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后,澳亚牧场仍不负责申报检疫,还是让牛贩负责检疫,且存在检疫兽医一般不到场检疫的问题。

  对此,前述情况说明称,近日澳亚牧场出售淘汰牛只的检疫程序并不违规,9月11日与9月14日澳亚牧场出售的淘汰牛只,淘汰原因为乳房炎、产奶量低或干奶、不孕症、外伤劈叉、消化不良、产后症、酮病等原因。其中外伤劈叉的牛,无法站立。“经检验检疫,以上淘汰牛均合格”。

  但对于澳亚牧场两年前的死牛案,情况说明中仅提到“2013年警方侦破泰安澳亚牧场出售死牛案件发生后,已对涉案人员依法处理”,未就前述案后澳亚牧场及牧场相关责任人未被追责等相关问题作出说明。

  澎湃新闻获取的多份判决书显示,在澳亚牧场出售死牛过程中,澳亚牧场原场长孙景峰、副总经理梁忠、副场长沈青青、犊牛部主管范志军、牧场兽医吕超等人,对牧场出售死牛一事均表示知情并参与了销售过程。

  案发后,仅梁忠和范志军二人被“另案处理”。前述肥城市委宣传部负责人称,目前尚不清楚当时为何仅对梁忠、范志军二人采取了强制措施,待了解清楚后才能回复。该负责人称,梁忠、范志军被“另案处理”后,因证据不足,该二人已于2014年12月被解除取保候审。

  该负责人说,“死牛案”中,澳亚牧场与牛贩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出售的死牛只能给宠物或动物吃,不能流入市场供人食用。“澳亚牧场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性”,现在就此还在侦查中。

  此前,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专家组专家、中国法学会食品安全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孙效敏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澳亚牧场与牛贩签订的协议违反法律,内容是无效的。

  孙效敏说,根据《动物检疫管理办法》规定,牧场出售淘汰牛只,应由牧场向当地畜牧兽医站申报检疫,检疫兽医必须当场实施检疫后才能开具动物检疫合格证明。拿到检疫合格证明后,牛只才能离开牧场。

  9月15日,农业部回复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依据《动物防疫法》、《动物检疫管理办法》及相关检疫规程规定,只有健康动物方能取得《动物检疫合格证明》,没有取得《动物检疫合格证明》的动物是不能离开饲养地进入下一环节的。(来源:知食分子)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